搜索
查看: 265|回复: 0

纽约时报:斯诺登考虑回美国认罪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4-29 13:43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华盛顿——曾为多名记者提供大量机密文件的前美国国家安全局(National Security Agency,简称NSA)承包商雇员爱德华·J·斯诺登(Edward J. Snowden)去年夏天聘请了华盛顿的一位著名辩护律师,希望与联邦检察官达成一份认罪协议,该协议将允许他回到美国,并大大缩短其刑期。

  据知情者说,该律师名叫普拉托·卡切里斯(Plato Cacheris),曾经在一些受到广泛关注的案件中担任辩护律师,其中的当事人都被指控违反了《反间谍法》(Espionage Act),其中包括间谍罪名成立的奥尔德里奇·艾姆斯(Aldrich Ames)和罗伯特·汉森(Robert Hanssen),以及因泄密而被定罪的劳伦斯·富兰克林(Lawrence Franklin)。
  但在卡切里斯参与斯诺登案将近一年之后,双方似乎不会很快达成任何协议,政府官员说,谈判仍处在早期阶段。

  由于谈判的敏感性,这些官员和另外一些参与相关讨论的人只在匿名的条件下发表评论。

  斯诺登目前居于莫斯科,并在那里获得了临时庇护。他去年被指控违反了多项《反间谍法》罪名。他目前面临着最多30年的监禁,而且检方很容易就可以增加更多的指控项。

  通过电话,卡切里斯只是表示:“我不想谈论此事,所以无可奉告。”

  斯诺登揭露了NSA监控项目的广泛性以及对美国公民的侵扰,这促使美国政府在2001年“9·11”恐怖袭击之后,首次对政府的监控权力进行认真反思。奥巴马总统已经表示,他想要终结NSA搜集所有美国人通话记录的项目——该项目是与斯诺登泄密有关的第一篇新闻报道的主题。不过,奥巴马和其他政府官员已经表示,斯诺登应当回到美国,接受指控。

  斯诺登说,他想搬到俄罗斯以外的其他地方,但是美国的外交压力不允许他这么做,也让他无法在其他国家避难。不过,只要他能无限期地在俄罗斯避难,他似乎不太可能去达成一项使自己遭受长期监禁的协议。

  斯诺登的另一名代理律师、美国公民自由联盟(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)的律师本·维茨纳(Ben Wizner)说,“斯诺登有意回国。他一直都站在美国这边。在适当的条件下,他会以超乎寻常的方式合作。但他认为,如果一个人的良心之举恢复了对情报领域的民主监督,并且正在引发历史性的改革,‘重罪犯’的标签就不是形容这个人的正确词汇。

  检方表示,不会将斯诺登引发的监控讨论归功于他。

  “他被指控泄露了机密信息,毫无疑问,他的行为给我们的国家安全带来了严重的危害,”司法部发言人马克·雷蒙迪(Marc Raimondi)说。他说,斯诺登根本就不是一个检举告密者。

  斯诺登能达成怎样的认罪协议,将取决于他可以给出哪些信息。

  去年12月,NSA官员理查德·莱吉特(Richard Ledgett)提出了达成一份认罪协议的建议,即斯诺登可以用他所拥有的没有披露的文件来换取宽大处理。莱吉特当时负责处理泄密事件,并在此后成为了NSA副局长。

  他说,“我将需要一些保证,确保其余的文件是安全的,我对这些保证的要求非常高。不能只是他自己空口承诺。”

  目前还不清楚莱吉特是否在暗示这样一种结果,即斯诺登说服记者销毁或归还这些文件,也不清楚政府是否认为斯诺登扣留了一些文件,以将其作为谈判的筹码。

  斯诺登多次表示,他没有把任何文件带到俄罗斯。他最近告诉《名利场》(Vanity Fair)杂志,在他手中没有什么“末日资料库”,他说,“谁会去创建一个促使别人杀死自己的系统?”

  即使他没有需要归还的文件,斯诺登还可以说出他拿走了哪些文件,这对NSA也有帮助。尽管政府声称,斯诺登可能带走了170万份文件,斯诺登告诉《名利场》,这个数字是“吓唬人的,来自一个故意弄得很粗略的数据:我在工作中曾经接触到的一切电子信息。”

  莱吉特向《名利场》证实,NSA不知道他带走了什么。

  以往的一些泄密事件最后并未带来重罪指控,而维茨纳的话表明,斯诺登也想要类似的结果。前NSA管理人员托马斯·德雷克(Tomas Drake)被指向《巴尔的摩太阳报》(The Baltimore Sun)泄露了与NSA浪费行为及管理不善有关的信息,根据《反间谍法》,他被指控处理机密文件不当。他的案子2011年以一份认罪协议了结,他被判犯有轻罪,没有被判处监禁。

  奥巴马任期内的另外几桩泄密案的泄密者在达成认罪协议后,则被判处了大约两到三年监禁。比较极端的例子是,由于把文件泄露给了维基解密,曾经被叫做一等兵布拉德利·曼宁(Pfc. Bradley Manning)的切尔西·曼宁(Chelsea Manning)去年被军事法庭判处35年监禁。

  前联邦检察官、哥伦比亚大学(Columbia University)法学教授丹尼尔·里奇曼(Daniel Richman)说,达成协议的第一步,就是聘请像卡切里斯这样的人——“政府能够信任,而且熟悉的一位律师”。

  但里奇曼说,斯诺登的谈判将面临着严峻的阻碍,因为即使他能交出东西,政府也想对他施以惩罚,以儆效尤。

  “如果没有达成认罪协议,”里奇曼说,“对他来说,由于面对着美国的指控,余生待在俄罗斯虽然难以让他满意,但却是个相对稳定的结局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Contact Us|Paypal|帮助手册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荷顿华人网 Haltonchinese   

GMT-5, 2017-11-24 13:22 , Processed in 0.643311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